我念頭已轉,我求菩薩,請帶他走,我願放開他的手,無非希望他過得比人世間還要好,不再有病痛,可以過著念衣衣來,思食食至,自在解脫的日子。我祈求菩薩解冤釋結。我願將所作功德全數迴向給他,我一分一毫都不要,只求菩薩慈悲哀憫,指引同修。


首先,謝謝各位給我這個機會站在這裡與大家分享!在此,我以最虔誠的心感恩正德、感恩常律法師開闢此方便法門,若沒有這個因緣,單靠我個人的力量與願力也是無法成就的。今天因為感恩,所以來到這裡,但自己不擅言詞,若有不如法的地方,請師父及在座的師兄姐多包涵,藉此也感謝正德許多師兄、師姐的幫忙;更感恩菩薩的慈悲聽到我的聲音。


我與同修於七十九年三月廿九日結婚,但萬萬沒想到九十六年三月廿九日的今天,我為他舉辦了告別式,夫妻共處十八年,他整整生病了十五年,但我們不曾輕言放棄,所以我們不僅是夫妻,也是患難與共的生死之交。

我的同修於九十六年三月十九日晚上六點往生,透過大嫂與總院蓮社的蔡師兄聯絡,當晚蔡師兄便帶領助念志工來到家中助念,並為同修開示。當大嫂告訴他會幫忙照顧我們妻小時,他的眼角竟流出淚水,當下我以為他又活過來了,有股衝動想上前和他說話,因為他聽得見,不是嗎?

蓮社蔡師兄交代要到佛堂請示,所以我在三月廿一日第一次前往佛堂作旬時,順便請示,結果他執著子女與肉身,尚未受生。三月廿六日再度請示,菩薩指示他在畜生道,我每天都告訴他,我會努力做功課,請他放心!但老實講,我每天都以淚洗面,心裡很罣礙,因為我們來不及說再見就此天人永別。記得他走的那一天晚上,我因在醫院照顧他,已一兩天沒回家,所以當天上午九點多,我告訴他回去一下就回來,他跟我點點頭,走到病房門口,我還不放心地回頭看他,沒想到,中午再回到醫院時,他已經戴上氧氣罩,就這樣再也沒有醒過來,也讓我留下深深的遺憾。

四月廿九日再度請示,得知他仍在畜生道,讓我痛不欲生。期間他曾在夢裡引領我走進幽冥,只知那地方很暗、很陰森,剛開始我並不知道是他,因為他變得好小,我直覺這個地方好詭異,很恐怖,要叫他離開,別往那邊走,可是他似乎聽不見,依然跟著身邊也是一群小小的人直往暗處走去,我嚇得一直呼叫著:不要!不要!可是顯然沒有用。醒來趕緊前往佛堂請示,因為我覺得他在受苦,我問旻蓉師姐:同修一生未做壞事,為何會受這麼多的苦?師姐告訴我:人皆有前世因果,不能單看這一世。我聽進去了,所以我求菩薩,若有前世因果罪業,就由我來求、來懺、來解,我不要他受苦,只求菩薩慈悲哀憫,讓他一路好走。另一方面,我也告訴同修,儘管放心的往前走,只管念阿彌陀佛。在未確定他往好的去處之前,我絕不會放開他的手,也告訴自己,我不會,也不忍讓戶政在他名字上做任何刪除的記號。

四月一至七日,我參加了梁皇寶懺法會,而八日竟夢見他來與我道別,說他要離開了,並給了我一個輕輕的擁抱和一個情深意重的吻別,醒來時是凌晨四點三十分,當時我情緒崩潰,因為他真的來道別了,意味著我們真的要分開了,那一整天我只重複說一句話,他要離開我了!他要離開我了!

四月十日再次請示的結果,他依然在畜生道受苦。這時我念頭已轉,我求菩薩,把他從我身邊帶走,我願放開他的手,無非希望他過得比人世間還要好,不再有病痛,可以過著念衣衣來;思食食至,自在解脫的日子,我祈求菩薩解冤釋結。我願將所作功德全數迴向給他,只求菩薩慈悲哀憫。雖然我沒有信心,但從不曾放棄,功課不僅照做,還提前完成。

我拼命的做功課,四月十六日請示時,已到了天道。感謝旻蓉師姐及土銀經理劉師兄的鼓勵,不然,我真的沒有勇氣再請示,因為每一次擲筊,都讓我手腳發軟,因為深恐面對答案不如預期的失落。另一方面繼續告訴同修要勇敢繼續往前走,因為天道還會輪迴,我會找不到他,我繼續誦四十部《藥師經》迴向。四月二十日請示,他已到了邊地,我繼續完成請示的功課。隨著距離五月二日的七七四十九天越來越近,也感覺他應離淨土越近了,可是我的心不知為何卻更害怕、更無信心,同時一直思索著還有什麼可以為他做的,因為在世時他是一個熱愛工作的人,所以,我祈求阿彌陀佛是否能將他帶在身邊,讓他一邊學習;一邊修行,他會很認真的。

四月二十五日最後第二次作旬,旻蓉師姐告訴我一個天大的喜訊,因為同修終於到了西方淨土的本地,我告訴他:「要用七寶池八功德水,洗淨身上的罪業和病痛,以後不要再生病了,要解脫自在,要跟在阿彌陀佛身邊好好修行。」感恩菩薩悲憫指引。

四月廿七至廿九日,我參加新營分院的三昧水懺法會,謝謝李素娟師姐讓我搭便車。很奇特的,在我們前往新營的路上,一下子一股很濃郁的玉蘭花香味在車上散開,希望是李伯伯及同修他們都一起前往參加法食了。常常作完法會於回程車上,天際總會展現一道七彩圓弧彩虹,不管是清晨或黃昏,有時我會在心裡默問:那是通往你世界的道路嗎?

五月四日我也參加了我人生有始以來的第一張執照考試,至今我有了六張執照,平均每個月一張,誠如我答應他的,我會勇敢,我有我的人生功課與承諾。之後,我們又在夢中相見,發現他變得好年輕,好有活力的年輕小伙子。他牽著我的手,我依著他,他把我的手像海盜船一般的前後擺動,他神情愉悅的告訴我說:跟你做夫妻真好!我靜靜的只是苦笑以對。事後,我很後悔當下沒告訴他:「我也一樣,跟你做夫妻真好,更謝謝你這十八年的照顧。」如果可以,有誰能幫我轉告他,其實這一路走來,他有很多人的相伴鼓勵,他的部屬抄經本迴向給他;還有很多人持齋念佛迴向給他,在捨離人世間後,還能獲得這麼多人的厚愛,真的很難得,也很有福報。

夫妻十八年,我希望這是一種圓滿,也想藉這個機會感恩大伯郭雅志願意捐骨髓二次給我同修,因為有他,我們才能再多續十多年的夫妻之緣,這份救命之恩,希望在此表達我心中永遠的感謝,也祈求諸佛菩薩,慈悲加持大伯一家人永遠幸福健康,心想事成。

最後,最要感謝的是正德創辦人常律法師開闢此慈悲方便法門,讓我在面臨這個重要的時刻,不致茫然無依,而知道如何行持來幫助同修到達一個念衣衣來、思食食至、自在解脫、隨意來去的極樂世界。在此祝福師父及在座各位,健康平安。阿彌陀佛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正德大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